千红一窟

资深长老2022-06-21 18:18:48

  楼主

相思黄叶落,白露湿青苔
跟帖:2条浏览295次

相思黄叶落,白露湿青苔


    早上五点钟醒了,窗外湿气很大,我打开空调又躺了一会儿,就到上午十点钟了。翻开《三国演义》,不知觉又眯了一会儿,到下午一点。其间做了一个梦,神游了一个高大上的地方,我还问别人,是否看得见我,那人说看得见,我就回过神来,似睡非睡。梦见了我的姥爷——我到一个杂货铺说最近昏昏沉沉,头烦身重,感觉不是很健康,杂货铺的人就给了我一袋绿色的米糕,似乎是绿豆糕。这就有意思了。


    前两天是父亲节,我家没有过这个节日,我也没有提醒母亲,她也有父亲呀。我家人牙都不太好,母亲经常说姥爷很早就没有牙了,吃烙饼还咬的很齐。母亲现在也只有两颗牙了,虽然安了一副假牙,稍硬的食物都咬不动。我家只有已经去世的父亲牙好一些,他离开我们的时候整五十岁,一颗牙都没有掉。在父亲不多的照片里,还能看到他开怀大笑时,露出的一口整齐的牙齿。


    过节就少不了吃食,人世间最难得也最根本的就是这一口饭。神仙闻闻味道便足矣,可人却是一定要吃饭填饱肚子的。一家人吃的到一块儿,便成为一家人,否则可麻烦了。


    我是在一个三口之家长大的。我记忆里竟不知道父亲喜欢吃什么,思来想去,就是那一口年糕了。父亲喜欢吃甜食,我给他买过糖耳朵,熬过银耳羹。那是在他生病,无药可救的时候。


    记得小时候,父母都要上班,晚饭吃的也并不晚,但是一定凑齐了三个人。晚饭没熟的时候,我就在写作业。那时候很少去外面买吃的,即便是吃面条,也是父亲手擀的。因为我吃的少,父亲经常要吃我碗里的剩饭,一般家里做三个菜就够了。有时候也会吃炖排骨,让柿子椒,砂锅鸡……这样的大菜,可真是一样菜是一个味道。父亲去世二十年了,我们再也没吃过炖排骨和让柿子椒、砂锅鸡。那种记忆只属于童年,只能是物质不那么丰富的时候,那种味道已经淡忘了,时间过去这么久,这些菜我从不敢让母亲再做一次。后来父亲去世以后,我们搬家了。偶尔会去外面的餐馆改善生活,再后来母亲出不去了,我们索性告别了这些大菜。


    母亲的手艺原来是姥姥教的,前些日子和母亲聊天,她说姥姥很早,在她三四岁,刚能够着炉台儿就教她做饭,她学会了做饭,就要给全家人做饭,后来姥姥就去世了。


    父亲恋着母亲做饭的味道,我也是。同样的菜,就是简单的炒几下,母亲做的菜就是特别好吃,和我们做的天壤之别。父亲有一次过年回老家,他很少回去,而且不是年年回去。就是因为吃不到母亲炒的菜,提前赶回来了。奶奶也挺奇怪的,就放父亲回来了。


    现在我的继父给我们做饭,又是另一种味道。能买的东西几乎都要到网上购买。再也没吃过手擀面和母亲炒的菜。而且我们现在从不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都是分成几份,个人吃个人的。每次吃西红柿炒鸡蛋,我的碗里鸡蛋肯定是最多的,吃带鱼,留给我的也是带鱼最宽的部分。


    ——我和父亲母亲从没一起到饭店,即便是亲戚的邀请,有时候是父亲带着我,有时候是母亲带着我,总要有一个人留在家里。



1 0
平民一3天前
1
朴素真情,平凡生活的真实记录

梦瑾2天前
1
写的真好,文字很淡,但却韵味很真。希望多看到你的文章,加油!